aramis_rose

x肉与厨子(瑶聂)

这个是看了那个妖怪抓人吃肉结果变成厨师做饭的梗冒出的脑洞,写到一半就觉得ooc的收不回来了。。。。。。。

金光瑶与自己的族群断绝关系后,占了片山头当起了山大王。原本生在此地的各色精怪看他长相清秀,原型又是血统不纯的半妖,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没成想上门挑战暗中找茬的妖怪都被他收拾的服服帖帖。时间一长,山中妖怪便唤他为金大王。

山中景色钟灵毓秀灵气充沛,是修炼的好地方,可有一处不足,这金大王是个好吃的,山里妖怪不善烹调,这让他不免怀念起从前还在族里时和那帮狐朋狗友一同偷摸到人类镇子中吃的美味。

怀念不如行动,他当即决定下山绑个人做饭。下山顺着羊肠小道走了没多远,金光瑶就嗅到浓郁的血气,不远处躺着穿着粗布麻衣昏迷不醒的人。金光瑶心中一喜,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想要个厨师,这厨师自个就送上门了。只是甚少接触人类的妖怪没想到,这粗布麻衣基本上人人都穿。

聂明玦自昏迷中醒来,看见床边做个个约摸十六、七岁的清秀少年,黑发如瀑并未束起,只是随意的垂落身边,增添了一丝慵懒之意。聂明玦忧心家人安危,顾不得身上的伤痛,坐直身子,摘下系在腰间的玉坠当做信物,对着少年抱拳,“多谢恩人及时相救,以此物为证,他日定将予以重谢”说罢竟要挣扎着离开。

金光瑶就是一愣,怎地刚醒就要走,这到手的厨子可不能飞了,急忙就将人扑倒床上。聂明玦伤重未愈,只觉得一阵头晕眼花身子发软,一时间竟失了力气无法挣脱,气急道“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金光瑶见他仍是挣扎不止,心生一世计,故作柔弱道“这位公子,昨日我们都做了那种事情,你怎么能⋯⋯”为了以假乱真边说还边挤出了几滴眼泪。“不信你看⋯⋯”又急急忙忙地扒开聂明玦的里衣,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聂明玦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蜜色胸膛上伤口旁几处深浅不一的的齿痕,又见少年白皙的颈子上好似多了些粉色印记。聂明玦自诩为人正派,不禁目瞪口呆,头脑中嗡嗡作响,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留下来。他当然不知道这是少年使得出神入化的幻术。

没过一个月,山中便有传言金大王吃了人肉功力大涨,还养了个以备不时之需。

翌日,小妖甲看见另一个山头的小妖乙,问:“很久不见,你怎么这么憔悴?”
小妖乙说:“别提了,大王下山抓了个人做晚餐。”
小妖甲:“人肉好吃不?”
小妖乙一拍大腿:“呸!他是厨师!做饭像猪食,还天天鞭策我们修炼!”

又过了一个月,在众小妖的热烈欢送以及饱受乱炖/杂烩等等一系列熬菜摧残胃的抗议下,金大王带着他英俊的俘虏离开领地,踏上寻找美食之旅。

当然,现在已经不能叫他厨子了,在对方再三解释下,金光瑶才明白他是个大侠,不过这对他们现在的关系没有一点影响。当然了,吃的同时也顺便帮他解决点劳什子仇人,金光瑶心想。

end

作祟上(瑶聂)

ooc慎入,看到3个狐狸内斗的梗觉得太可爱,不过这里阿瑶不是狐狸


聂氏是武将世家,聂氏长子是当朝镇国将军,次子怀桑喜欢舞文弄墨之事,天天与人吟诗作对、赋词绘画,却从未考取功名。

一日,聂怀桑饮酒作乐后,不知怎地回家便发起高烧,接连看了几个医生,都没有好转。聂家一时束手无策,只好挂了重金求医的布告。

没几天功夫,一名自称温大师的道士揭榜而来,号称是聂小公子是撞了狐妖害得病。聂明玦根本不信怪力乱神之语,可也拗不过聂宗主的爱子之心,只得让温大师暂行一试。没成想聂怀桑烧没治好,又说起了胡话。

恰在此时,聂明玦的结拜兄弟前来探望聂怀桑。金光瑶看了眼温大师,悄悄将聂明玦拉至一处,“大哥,这温大师来历可疑,怀桑原本得了发烧,现在又说起胡话,只怕是这个姓温的自己捣鬼。”

聂明玦不置可否,他蹙起眉“区区江湖道士,不过是描符化阵,无非是想骗些钱罢了。倒是怀桑,”说罢话音一顿,猛然提高嗓音“又想逃过乡试。”

金光瑶一愣,看着聂明玦愈发严肃的神色,耳畔又传来聂怀桑的胡言乱语,只得按下心中忐忑,自怀中掏出个瓷瓶,说道“此物名唤馫升丹,是我特意为怀桑求来的,子午时分让他服下一丸,即可驱除不洁之物。”

聂明玦虽不信怪力乱神,但考虑到金光瑶一片心意,还是收下了瓷瓶,他叹口气道“你有心了,不过以防万一,我先替他一试。”抬手按了按义弟的肩膀以示感激。金光瑶心中一动,眼波微敛,满面温和的看着义兄服下一丸。待聂明玦确认丹药对身体无害,便留在聂府,计划晚上一同驱邪。

瑶聂 炼尸(上)

ooc,求轻拍,聂大现在还是尸体。。。。



赤峰尊的葬礼并不隆重,聂明玦在世时治下严厉,手腕雷厉风行,所用之人均是心思正直之人。聂宗主因刀灵走火入魔狂性大发,也得罪了不少名门世家。虽然兰陵金氏与姑苏蓝氏因三人义结金兰之情对聂家予以相助,是以时下并无人结怨寻仇,却也无人可撑起聂家。
“今日便是大哥的封棺之日,七天后依照宗族家法埋入聂氏祖坟。”一番话毕,聂怀桑面色悲切,眼中更是满含凄凉“怀桑多谢二位哥哥相助,要不然,我、我真不知、不知怎样可好⋯⋯大哥他怎会、怎会⋯⋯我该怎么办⋯⋯大哥他⋯⋯”新任聂氏宗主期期艾艾,眼角又泛红了。
蓝曦晨眼下一片青黑,眉头紧蹙,只是拍了拍聂怀桑肩头,宽慰道“怀桑不必为以后担心,现下需为大哥理好后事,今后的事我与三弟定不会坐视不理,”蓝宗主抬眸看了眼金光瑶,发现对方白皙干净的脸上挂着两道泪痕,直直的盯着聂明玦的棺椁,并未答话。
“三弟?”蓝曦晨又问。
敛芳尊抬头颔首,“诚如二哥所言”,目光未离聂明玦半分,凝视着昔日高大挺拔的身影。他不由向前踉跄几步,意欲掀开盖在硬朗面容上的白布。
“三哥!”
“住手!”
二人齐声喝道。“若是接触到活人气息⋯⋯”聂怀桑欲言又止,脸上竟突增一丝惧意。
金光瑶双腿一软,直直跪倒在棺材前,修长纤细的手指紧抓壁沿,泪如雨下,扯了扯僵硬的嘴角,哽咽道“大哥对我的知遇之恩,此生难忘,我此后若聂家有难,定将肝脑涂地,尽我所能。”他此时虽面露悲切心中却是一派清明,看来二哥与聂怀桑均察觉大哥可能尸变,但不知他们有何措施,蓝曦晨也未曾与我商议此事,莫非是有所怀疑?金光瑶心弦暗动,变旁侧敲击想了解其中内情。
新任聂宗主不疑有他,却也只是告知聂氏祖坟向来有镇压刀灵之力。而大哥葬于此地,因刀灵而生的怨气也渐渐被阵法化去,根本不会化为凶尸。
金光瑶放下心,便转移了话题,待封棺大典结束,直接回了金陵,寻了薛洋一道巡视起炼尸场。
炼尸场一如往常,凶尸不如魏无羡手中召唤的普通尸骸,挥剑即碎。薛洋倒是满脸不在乎,全然不顾满地尚在蠕动的残骸,盯着一旁古树陷入沉思。金家为寻这练尸场可谓是下了不少心思,不光是屠了那小宗派满门,还将与之交好的人杀了个一干二净堵住了悠悠众口。然这风水宝地却没练出个像样的凶尸。
金光瑶沿着柳荫小道巡视了一圈,发现薛洋还是一副神游天外的痞气模样,心中不免愈加烦躁,面上却依旧是一派温和,“可是有办法了?”
薛洋嘿嘿一笑,眼里尽是嘲讽“那就看敛芳尊舍不舍得了。”





大概会有后续吧

官逼同

甜不过楚胡,虐不过卓司
古巨基大大的书里cp多的数不清
楚留香系列简直是流水的女主角,铁打的胡铁花,男二地位比女主坚挺。

还有官方盖章的上官金虹和荆无命

LA脑洞~超级英雄叶子的来历

侵略者来自MKZ5610行星,当时作为空间站代理站长的莱格拉斯第一个观测到这个不明物。他申请与其通话并接触,当时因为腿伤在地面修养的阿拉贡并未同意,然而空间站被突然开启的武器系统击毁。莱格拉斯和空间站的其余人一同乘坐救生舱逃离,却受了重伤陷入昏迷。

在现有的医学条件下,瑟兰迪尔发现他的儿子无法得到有效救治。恰在此时,科研人员在逃生仓中发现了来自攻击者的集成芯片,根据破译后的成果,瑟兰迪尔将他的儿子改造为生化人。

即便如此,金发年轻人的意识依旧在混沌的海洋中沉浮。阿拉贡十分担心,工作的间隙他强打精神陪伴在莱格拉斯身边,他忍住内心的悲痛用着温柔沙哑却不失坚定的嗓音呼唤着他沉睡恋人。

日复一日,人类防线节节败退,幸存的军队被重新整合,敌方科技的解析也达到了新的水准,防卫军成立了实验部队。阿拉贡应征入伍。某日,在战争中难得的平静时光,精疲力尽的黑发男人在病床边小憩,有人用着纤细修长的手指笨拙的抚摸他的头发,阿拉贡睁开迷蒙的灰色眼睛,他金发恋人湛蓝的眸子中泛着一丝笑意。


相遇梗LA



密林王子带队巡逻时抓获妄图穿过密林的奴隶贩子,解救了被俘的人类。莱格拉斯差遣精灵们为这群可怜人疗伤,并护送他们到据此最近的长湖镇安顿下来。

精灵士兵汇报时提及有位年轻人类似乎中了魔法昏睡不醒,出于精灵的善良天性,金发王子决定将他带回密林治疗。

就这样过去了2天时间,莱格拉斯一时兴起来查看人类的恢复情况。坐在病床上的棕发男人整理手腕处的绷带,扬起一边眉毛,抬眼看着面前的精灵。

“请原谅我的冒犯,为何您会遭受魔法的伤害”金发王子的脸上写满不解。

“确切的说,是因为我试图救下那群可怜人。”

“单枪匹马,”精灵吃惊的睁大眼睛,“ 伊露维塔在上,这太冒险了!”他看见人类扬扬手,“所以我变成这样了,”眼底滑过一丝无奈的笑意“无论如何,大步感谢您的的救命之恩,听候您的差遣。”

莱格拉斯伸手握住了对方因魔法略显虚弱的手“我是”“幸会,精灵王子。”大步微笑着向他眨眼,抽回手行了标准的精灵礼节。

精灵惊讶人类知道他的名号,而自己却对眼前的男人知之甚少,除了那个一听就是诨名的称呼,他的心中起了一丝疑虑。

这位名为大步的年轻人则是安心养伤,丝毫未在意金发王子对他的疑虑。直到兰班宁开出金色的花朵,二人的关系也未有任何改善。

为迎接河谷王的到来,密林举办了盛大的筵席。酒宴上密林王与河谷王举止亲密,言谈甚欢,莱格拉斯对此无意打搅,寻了借口便自行离去。

大病初愈的人类斜倚在走廊边的栏杆上,注视着欢乐喧嚣的宴会。

精灵心中泛起些许的无措,在情感方面还很年轻的精灵王子从未体验过如此的感情。密林的王子邀请人类一同散步,他整理了自己的思绪,“听闻瑞文戴尔曾经收养了人类之子,他们唤其名埃斯特尔,精灵语中的希望”他注意到人类的眼中泛起一丝尴尬。莱格拉斯将他带到一位贵宾身边,而人类的表现更不自在了。

领主向莱格拉斯表达了谢意。

暂别领主后,金发精灵再次向人类伸出右手,“这次是正式介绍了,认识你是我的荣幸,阿拉松之子阿拉贡,我是幽暗密林精灵王之子莱格拉斯。”

end

话说喜欢LA的大家一起加群玩啊,拼命安利


有加LA群的吗?

占个TAG,微博上的穷死的围脖太太开了个LA群,求加入,麻花藤群号454645364

看了这个你们还有怀疑V叔的底子吗233333


大姑娘V叔哈哈哈哈哈哈,微软好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