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amis_rose

瑶聂 炼尸(上)

ooc,求轻拍,聂大现在还是尸体。。。。



赤峰尊的葬礼并不隆重,聂明玦在世时治下严厉,手腕雷厉风行,所用之人均是心思正直之人。聂宗主因刀灵走火入魔狂性大发,也得罪了不少名门世家。虽然兰陵金氏与姑苏蓝氏因三人义结金兰之情对聂家予以相助,是以时下并无人结怨寻仇,却也无人可撑起聂家。
“今日便是大哥的封棺之日,七天后依照宗族家法埋入聂氏祖坟。”一番话毕,聂怀桑面色悲切,眼中更是满含凄凉“怀桑多谢二位哥哥相助,要不然,我、我真不知、不知怎样可好⋯⋯大哥他怎会、怎会⋯⋯我该怎么办⋯⋯大哥他⋯⋯”新任聂氏宗主期期艾艾,眼角又泛红了。
蓝曦晨眼下一片青黑,眉头紧蹙,只是拍了拍聂怀桑肩头,宽慰道“怀桑不必为以后担心,现下需为大哥理好后事,今后的事我与三弟定不会坐视不理,”蓝宗主抬眸看了眼金光瑶,发现对方白皙干净的脸上挂着两道泪痕,直直的盯着聂明玦的棺椁,并未答话。
“三弟?”蓝曦晨又问。
敛芳尊抬头颔首,“诚如二哥所言”,目光未离聂明玦半分,凝视着昔日高大挺拔的身影。他不由向前踉跄几步,意欲掀开盖在硬朗面容上的白布。
“三哥!”
“住手!”
二人齐声喝道。“若是接触到活人气息⋯⋯”聂怀桑欲言又止,脸上竟突增一丝惧意。
金光瑶双腿一软,直直跪倒在棺材前,修长纤细的手指紧抓壁沿,泪如雨下,扯了扯僵硬的嘴角,哽咽道“大哥对我的知遇之恩,此生难忘,我此后若聂家有难,定将肝脑涂地,尽我所能。”他此时虽面露悲切心中却是一派清明,看来二哥与聂怀桑均察觉大哥可能尸变,但不知他们有何措施,蓝曦晨也未曾与我商议此事,莫非是有所怀疑?金光瑶心弦暗动,变旁侧敲击想了解其中内情。
新任聂宗主不疑有他,却也只是告知聂氏祖坟向来有镇压刀灵之力。而大哥葬于此地,因刀灵而生的怨气也渐渐被阵法化去,根本不会化为凶尸。
金光瑶放下心,便转移了话题,待封棺大典结束,直接回了金陵,寻了薛洋一道巡视起炼尸场。
炼尸场一如往常,凶尸不如魏无羡手中召唤的普通尸骸,挥剑即碎。薛洋倒是满脸不在乎,全然不顾满地尚在蠕动的残骸,盯着一旁古树陷入沉思。金家为寻这练尸场可谓是下了不少心思,不光是屠了那小宗派满门,还将与之交好的人杀了个一干二净堵住了悠悠众口。然这风水宝地却没练出个像样的凶尸。
金光瑶沿着柳荫小道巡视了一圈,发现薛洋还是一副神游天外的痞气模样,心中不免愈加烦躁,面上却依旧是一派温和,“可是有办法了?”
薛洋嘿嘿一笑,眼里尽是嘲讽“那就看敛芳尊舍不舍得了。”





大概会有后续吧

评论(2)

热度(34)